全民健身:“冰球兄弟”的暑假

  8月11日,文潇锐(前)在进行陆地冰球训练。 在吉林省吉林市体育馆,一群身着冰球“铠甲”、穿着轮滑鞋的孩子们在激烈拼抢,这是吉林市毓龙青少年冰球俱乐部的孩子们在进行陆地冰球训练。在这群孩子里,一对兄弟显得格外亮眼。 哥哥叫文潇锐,上小学三年级,从2018年开始在毓龙青少年冰球俱乐部练习冰球。当时,弟弟文潇峰还是哥哥的“陪练”,每天看着哥哥训练,也对冰球产生浓厚的兴趣。2019年3月,文潇峰也加入了俱乐部。他们一起坚持训练,相互鼓励,逐渐成为冰球队里一道风景线。 今年受疫情影响,俱乐部从6月末才开始逐渐恢复训练。虽然改为陆地冰球训练,但兄弟俩的积极性没有削减。“都半年没打冰球了,现在能恢复训练,我真的太开心了!”文潇锐说。 新华社发(颜麟蕴摄)

全民健身:“冰球兄弟”的暑假

  8月11日,孩子们在进行陆地冰球训练。 在吉林省吉林市体育馆,一群身着冰球“铠甲”、穿着轮滑鞋的孩子们在激烈拼抢,这是吉林市毓龙青少年冰球俱乐部的孩子们在进行陆地冰球训练。在这群孩子里,一对兄弟显得格外亮眼。 哥哥叫文潇锐,上小学三年级,从2018年开始在毓龙青少年冰球俱乐部练习冰球。当时,弟弟文潇峰还是哥哥的“陪练”,每天看着哥哥训练,也对冰球产生浓厚的兴趣。2019年3月,文潇峰也加入了俱乐部。他们一起坚持训练,相互鼓励,逐渐成为冰球队里一道风景线。 今年受疫情影响,俱乐部从6月末才开始逐渐恢复训练。虽然改为陆地冰球训练,但兄弟俩的积极性没有削减。“都半年没打冰球了,现在能恢复训练,我真的太开心了!”文潇锐说。 新华社发(颜麟蕴摄)

全民健身:“冰球兄弟”的暑假

  8月11日,文潇锐(左)帮助训练结束后的弟弟文潇峰脱下装备。 在吉林省吉林市体育馆,一群身着冰球“铠甲”、穿着轮滑鞋的孩子们在激烈拼抢,这是吉林市毓龙青少年冰球俱乐部的孩子们在进行陆地冰球训练。在这群孩子里,一对兄弟显得格外亮眼。 哥哥叫文潇锐,上小学三年级,从2018年开始在毓龙青少年冰球俱乐部练习冰球。当时,弟弟文潇峰还是哥哥的“陪练”,每天看着哥哥训练,也对冰球产生浓厚的兴趣。2019年3月,文潇峰也加入了俱乐部。他们一起坚持训练,相互鼓励,逐渐成为冰球队里一道风景线。 今年受疫情影响,俱乐部从6月末才开始逐渐恢复训练。虽然改为陆地冰球训练,但兄弟俩的积极性没有削减。“都半年没打冰球了,现在能恢复训练,我真的太开心了!”文潇锐说。 新华社发(颜麟蕴摄)

全民健身:“冰球兄弟”的暑假

  8月11日,文潇峰在进行陆地冰球训练。 在吉林省吉林市体育馆,一群身着冰球“铠甲”、穿着轮滑鞋的孩子们在激烈拼抢,这是吉林市毓龙青少年冰球俱乐部的孩子们在进行陆地冰球训练。在这群孩子里,一对兄弟显得格外亮眼。 哥哥叫文潇锐,上小学三年级,从2018年开始在毓龙青少年冰球俱乐部练习冰球。当时,弟弟文潇峰还是哥哥的“陪练”,每天看着哥哥训练,也对冰球产生浓厚的兴趣。2019年3月,文潇峰也加入了俱乐部。他们一起坚持训练,相互鼓励,逐渐成为冰球队里一道风景线。 今年受疫情影响,俱乐部从6月末才开始逐渐恢复训练。虽然改为陆地冰球训练,但兄弟俩的积极性没有削减。“都半年没打冰球了,现在能恢复训练,我真的太开心了!”文潇锐说。 新华社发(颜麟蕴摄)

全民健身:“冰球兄弟”的暑假

  这是8月11日拍摄的哥哥文潇锐(左)和弟弟文潇峰。 在吉林省吉林市体育馆,一群身着冰球“铠甲”、穿着轮滑鞋的孩子们在激烈拼抢,这是吉林市毓龙青少年冰球俱乐部的孩子们在进行陆地冰球训练。在这群孩子里,一对兄弟显得格外亮眼。 哥哥叫文潇锐,上小学三年级,从2018年开始在毓龙青少年冰球俱乐部练习冰球。当时,弟弟文潇峰还是哥哥的“陪练”,每天看着哥哥训练,也对冰球产生浓厚的兴趣。2019年3月,文潇峰也加入了俱乐部。他们一起坚持训练,相互鼓励,逐渐成为冰球队里一道风景线。 今年受疫情影响,俱乐部从6月末才开始逐渐恢复训练。虽然改为陆地冰球训练,但兄弟俩的积极性没有削减。“都半年没打冰球了,现在能恢复训练,我真的太开心了!”文潇锐说。 新华社发(颜麟蕴摄)

文章标题: 全民健身:“冰球兄弟”的暑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