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日子,全国各地陆续有影院重新开业,明星们陆续进组,因为疫情而停摆的文化行业在渐渐复苏,但也要看到真正的复苏并不会那么快到来。

  据媒体报道,3月21日全国有507家影院复工,全天总票房仅3.1万元,其中新疆、内蒙古、四川、青海、广东为票房最高的5个地区,广东省复工的37家影院只卖了55元。而在中国之外,疫情正处于上升状态,上周末美国一百多年电影史上首次出现票房收入为零的惨况,戛纳国际电影节延迟,戏剧方面托尼奖和奥利弗奖也宣布取消……可以预见,在全球范围内文化行业的惨淡局面还要维持很长一段时间。

  这样前所未有的危机,给文化从业者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难题。面对这样的危机,从业者做出怎样的选择,决定着这个行业未来的发展轨迹。在蓬勃发展的电影行业中,影院一直是比较强势的一方,此次疫情期间也是受到冲击最大的一方。一方面,隔离期间不能营业,一方面还要看着互联网企业强势“加塞”。大概正因如此,大年初一,徐峥的《囧妈》和字节跳动合作在网上免费上映,就引起了影院的强烈反弹,纷纷表示要抵制徐峥和他的作品。但谁也不能否认徐峥和字节跳动这一举措非常成功,制作方要的利润、推广方要的流量都拿到了。

  《囧妈》之后,又有《肥龙过江》和《大赢家》两部影片宣布在网络播出,影院独一无二的优势显然正在被悄悄撬动。在国外,电影行业则在向互联网借力。上周,环球影业就率先宣布,把刚上映不足一个月的新片放到视频点播,华纳、索尼、派拉蒙、迪士尼也纷纷跟进。合作或是对垒,传统影院与互联网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关系?这是从业者不得不思考的问题了。另一方面,影院不妨借着这难得的机会,好好思考琢磨一下如何依靠新的技术升级软硬件,在面对互联网的竞争时保持优势。

  图书出版、演出等行业此次也受到了很大冲击。但我们看到,他们都在积极探索,书店的直播、出版社的直播,店长和编辑们都变身成了主播。也许这只是疫情期间的无奈尝试,效果好坏其实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尝试在不同层面带来新的受众。有的剧场和文艺院团则在不能演出期间,做起了免费的艺术培训。如今免费,将为将来开拓新的市场奠定良好的基础。还有话剧演员尝试短视频,戏曲院团在网络平台推广传统文化……如此种种,都是在把不得不停摆的日子变成难得试错、尝新的机会,让将来的重启能够更为有力。 本报记者 牛春梅

文章标题: 文化行业困境中寻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