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的意义是什么?这是很多人终其一生在不断追寻答案的问题。

  韩红将自己的思考放在了她创作的首支大提琴作品《咏生》里,“在心里记住那些不幸的人,这是生的意义”。《咏生》不是一个答案,它是其纯音乐系列创作的“开幕序曲”,也是韩红对生命思考的过程。

  《咏生》是正在进行时。

韩红首支大提琴作品《咏生》 与大提琴演奏家莫漠合作完成

  生命之旅《咏生》

  《咏生》发布时,韩红为乐迷写了封信,以“庚子之殇,今生难忘”开篇。

  2020年已经过半,新冠疫情之“殇”、洪灾肆虐之“殇”轮番而至。巨大的灾难面前,个体如此渺小无力。对“生死”的感受,很多人从未像今年一样具体、清晰。

  作为历史的参与者与见证者,相信多数人都会记住不同寻常的2020庚子之年。

  《咏生》用音符描述了生命在面对灾难时的坚韧和不屈。

  生命的复杂深厚与大提琴低沉深厚的音色碰撞、交融,生死离别、悲欢离合就这样被韩红用大提琴曲铺陈在众人眼前。

  诗人拜伦在《春逝》中写道 ,“假若他日相逢,我将如何贺你?以眼泪,以沉默。”也许,拜伦记录的不只是爱情,还有生命。不论经历什么,不论存在与否,生命与生命之间会有经久不息的留恋。“在心里记住那些不幸的人,这是生的意义”。

韩红首支大提琴作品《咏生》 与大提琴演奏家莫漠合作完成

  大提琴是韩红“心头好”

  《咏生》不是韩红第一次纯音乐创作。

  音乐剧《阿尔兹记忆的爱情》中,韩红担任作曲,一人创作了28首乐曲,其中就有纯音乐作品《初雪》。与深沉厚重的《咏生》不同,《初雪》的风格明快且温柔。

  韩红一直是古典音乐爱好者。大学时学歌剧出身,那时就积淀了对古典音乐的深厚情感。她常思考的问题是,用什么音乐形式解读每一个当下。

  此时此刻,古典音乐是韩红认为最恰当的表达方式,在她看来,所有乐器中,大提琴的音色能最好的诠释生命的厚重与力量。

  韩红选择了大提琴。

  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王健,英国新锐大提琴演奏家谢库·坎纳·梅森、旅美大提琴演奏家莫漠等都是韩红喜欢的大提琴演奏家,对这些人的喜爱可以从她网络社交平台展现的音乐爱好中窥探一二。所以,《咏生》并不是“大刀阔斧”的突破,只不过是她人生走到了此刻,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结果。

  在韩红看来,人性中有太多的纷乱复杂,歌曲在表达这份复杂时有所局限,而音符则不同,它能带给听众无尽的想像。韩红希望创作出更多《咏生》这类的音乐作品。在这种创作过程中,她必须保持更高的觉知力,她希望为这个世界留下更多有品质的音乐作品的同时,让自己的生命也变得更有品质。

韩红首支大提琴作品《咏生》 与大提琴演奏家莫漠合作完成

韩红首支大提琴作品《咏生》 与大提琴演奏家莫漠合作完成

  大提琴演奏家莫漠鼎力相助

  《咏生》由大提琴演奏家莫漠完成,此次演奏莫漠拒绝了酬劳,他希望在这样的特别时刻,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对这场重殇中生命的敬意。

  莫漠是活跃于当今乐坛的青年大提琴演奏家,先后在中央音乐学院、耶鲁大学、新英格兰音乐学院及曼哈顿音乐学院学习深造。同时,他也是著名的大提琴演奏家王健的师弟、世界著名大提琴演奏家帕瑞索的弟子。

  近年来,他曾在国家大剧院成功举办音乐会,在第五届中国交响乐之春合作演奏《逝去的时光》。受美国海菲丝音乐节(Heifetz Music Institute)、法国枫丹白露音乐节(Fontainebleau)以及北京国际音乐大师班邀请,在美、法、中先后举办多场独奏和重奏音乐会。

  韩红和莫漠相遇在一场作曲家谭盾指挥的音乐会上,莫漠是这场音乐会中的大提琴演奏者。莫漠沉稳且充满力量的音乐表现力让韩红印象深刻。

  在韩红看来,莫漠身上既有年轻人的的力量、冲动和热情,又有作为大提琴手该有的内敛与深沉。这些都符合韩红心中对优秀音乐家的认知。这份欣赏促成了这次的合作,她希望展示《咏生》的同时,也让大家对旅美大提琴演奏家莫漠有新的认知。

  莫漠刚知道韩红创作了一首大提琴作品时是震惊的,因为作为一名演奏家,他深知大提琴作品的创作难度,而且,在莫漠的印象中,韩红是一名流行歌手,之前并未听过她任何有关大提琴及古典音乐创作的信息。更何况,韩红独立完成了作曲、配器,这些都超出了莫漠的想象。

  莫漠对《咏生》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

  当完整乐谱在眼前铺陈开时,莫漠的创作欲望被激发出来。

  音符在他手中的琴弓与琴弦的交融中流淌出来,那里有悲伤、痛苦、失望与希望。那是生命的律动。

  “保持我们初来这个世界时的好奇之心,带着善良,继续去爱这个残酷的世界吧。然后浅浅一笑,继续深情地活着。” 韩红在信中写道。

文章标题: 韩红首支大提琴作品《咏生》 与大提琴演奏家莫漠合作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