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玏 《清平乐》《三十而已》表演难度的两个极端

杨玏 《清平乐》《三十而已》表演难度的两个极端

  《三十而已》中,陈屿和钟晓芹选择了离婚。

杨玏 《清平乐》《三十而已》表演难度的两个极端

  从今年年初热播的电视剧《清平乐》(图),到如今的生活剧《三十而已》,杨玏都尝试了与以往不同的角色类型。

杨玏 《清平乐》《三十而已》表演难度的两个极端

  从今年年初热播的电视剧《清平乐》,到如今的生活剧《三十而已》(图),杨玏都尝试了与以往不同的角色类型。

杨玏 《清平乐》《三十而已》表演难度的两个极端

  杨玏说,无论是青春题材的《致青春》(图)《匆匆那年》,还是话题剧《大丈夫》,他的表演都过于青涩。

杨玏 《清平乐》《三十而已》表演难度的两个极端

  杨玏说,无论是青春题材的《致青春》《匆匆那年》(图),还是话题剧《大丈夫》,他的表演都过于青涩。

杨玏 《清平乐》《三十而已》表演难度的两个极端

  杨玏说,无论是青春题材的《致青春》《匆匆那年》,还是话题剧《大丈夫》(图),他的表演都过于青涩。

  一部映射当代女性在30岁面临的生活、工作、困境和挑战的电视剧《三十而已》成为今夏最火的话题剧,三位女性在感情和职场上的各种挫折和选择也频上热搜。其中,让人最容易产生代入感的是钟晓芹和陈屿这一对。

  陈屿的人设并不讨喜,嘴碎、不解风情,压抑情感,又轴又直,和钟晓芹被子分着用、衣服分开洗,下班后一个刷剧、一个养鱼,像极了现实生活里处在婚姻围城中的青年男女。面对不表达、不沟通、不感受的陈屿,很多女网友怒其不争地感叹,“简直就是我老公的翻版”“又是被陈屿气死的一天”“陈屿真的是人间老公代表”。

  以杨玏的角度看陈屿,夫妻间很大一部分问题出现在沟通上,不是不爱对方,而是已经忘记了如何和对方做有效的沟通。遇到问题的时候,并没有一起携手去面对,而是想如何自己把这个问题消化了,不打扰到对方。“但恰恰这一个环节的缺失,时间长了,会造成两个人形同陌路。”

  杨玏的个性和陈屿不太像。有句台词,钟晓芹说陈屿:你把自己的日子过成了一座孤岛。杨玏愿意相信编剧这样的解读。陈屿是一个不太善于换角度考虑对方情感,情绪比较直来直往的人。而杨玏说自己会先考虑对方的反应和感受。

  《三十而已》

  陈屿被生活和婚姻摩擦了很久

  戴着黑框眼镜,留着一撮小胡子,很少见到笑容。剧中陈屿已婚直男的造型,与杨玏以往在荧屏上的阳光形象反差很大。无论是剧中还是生活中,杨玏都极少留胡子,之所以陈屿的形象是这样的,是因为从一开始定妆时,杨玏和导演就有一个共识:陈屿是个存在于生活中的人,讲卫生,但并不爱捯饬,有点不修边幅。所以外形上越普通越好。

  在《三十而已》之前,杨玏曾和导演张晓波合作过电视剧《九州缥缈录》。当对方拿着《三十而已》的大纲找到他时,“真实”是他最直观的感受。在这几段人物关系里,陈屿和钟晓芹更贴近于普通人的生活,尤其是陈屿对工作、对婚姻的疲劳感,丧失了生活中很大一部分的激情,婚姻在他看来只是个“避风港”,是一个能让人每天把日子挨过去的地方。

  杀青特辑中,杨玏说了一句:“我怕女生看到这儿已经很生气了。”

  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三十而已》开播不久,就有追剧的网友发出灵魂一问:“钟晓芹怎么还不离婚?”杨玏说,陈屿和钟晓芹就是很多普通小夫妻都会有的那种生活状态,他能从中看到很多人的影子,包括自己身边的一些男性朋友茶余饭后也会吐槽、会倒苦水,说怎么谈恋爱的时候都挺好的,结婚后日子就变得索然无味了。“把这些生活的细节投放到陈屿身上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陈屿已经被生活工作和婚姻摁在地上反复摩擦了很久,他是亚光的,一层眼镜镜片都能阻隔他眼睛里的光彩。杨玏说,陈屿身上是没有任何光彩的,“你不会在这个人身上找到任何的颜色,整体人物的色调就是偏灰暗的。”

  新京报:对你而言,饰演陈屿有什么难度和挑战吗?

  杨玏:最大的困难是一开始如何让陈屿“黯淡无光”。我要压制自己的个性,把双脚放到那双可能有点别扭,甚至不合适的鞋里慢慢磨。随着剧情的发展,陈屿又开始找到了一点生活当中能够燃烧自己斗志的小火苗,这一段对我来讲也是有难度的。我经常和导演讨论,如何把控好这种热情的度。不能离婚后,陈屿重新注意到钟晓芹的时候表现得过于热情,会说不太通。包括他情绪崩塌后情感度应该保持在哪儿,都有难度。

  新京报:很多女性观众觉得陈屿对钟晓芹太不好了,也不怎么关心她,只关心鱼,性格冷漠自私。也有男性观众会觉得,陈屿就是典型的理科男,不太懂风情,并不是渣。你怎么看待这个角色?

  杨玏:女性观众的这个感觉我特别同意,站在钟晓芹的角度,陈屿不是个好老公。我们所希望的婚姻关系下,两个人应该是互相陪伴、支持,互相成长,让自己能够变成更好的自己。但在他们的婚姻中,两个人已经习惯于不感受对方的情绪和感受,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住在同一屋檐下,并没有过多的交流,而是互不打扰,不太需要对方的存在。当陈屿没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突然婚离了,他发现自己很失落,才开始想究竟什么是最宝贵和最需要珍惜的。

  男性观众觉得这是典型的理科男,只是不解风情,我能同意一部分,但是我也不得不说,我觉得把一类人定义为所谓的理科男或者码农,这是很不公平的一件事。任何一个族群或者任何一个职业类型的人,对待生活,对待婚姻的态度也是不一样的。这并不是理由。作为一个男性,在陈屿和钟晓芹身上得到最大的启迪是,应该对生活更感性、更敏感一点,学会感受到对方的情绪。

  表演

  曾经太青涩,如今在战斗中成长

  不久前,杨玏在社交媒体发表了一组名为“祖传‘陈老师’,爱我,你怕了吗?”的动图,他把自己出演的《致青春》《匆匆那年》《三十而已》中三位陈氏主人公放在一起,勾起一波回忆杀。

  观众在不善于表达内心的陈屿身上看到那个大学校园中为感情和前途纠结的陈孝正,尽管生活经验不同,但人们面对的情感选择,却又意外相通。凭青春剧走入观众视野,杨玏坦言,自己当时太青涩了,包括《大丈夫》《小丈夫》,都是在表演经验不足的情况下演绎的,“但就是要让自己不停地在战斗中成长。”

  近些年,杨玏参演的剧集类型很多,从历史古装到都市情感剧,在他看来,人到三十岁,戏路更宽,演起来也更踏实。今年上半年热播的《清平乐》让杨玏实现了一直以来的愿望,在历史剧中出演一位有史书记载的人物。杨玏饰演的韩琦文能提笔论天下,武能下马安边陲,在长达几十年的政治生涯中曾十年为相,辅佐三朝。虽然创作过程艰难,但在杨玏看来出演《清平乐》是一件特别过瘾的事。为了接近角色,他买了许多关于北宋历史的书籍,拍摄时每天花费很长时间记忆大段的台词。

  杨玏说,他始终在思考,什么样的角色或者题材对于他来讲,是有难度的。这个答案如果说得简单粗暴一点,最难的是两类戏,天平的一端是像《清平乐》这样的古装正史戏,既然要演一个有史可据的历史人物,就得让自己沉浸在那段历史里,静下心来钻研历史;天平的另一端就是如《三十而已》这样生活流的作品,如何能让观众产生共鸣,演得就像大家身边的一个人,这需要演员把所有的生活细节和观察全都放在里面。“所以这两部戏对于我来讲,都是很有难度的,是两个极端。”

  三十而立

  平实而充盈,和过往岁月无差别

  杨玏是在舞台边长大的,他看了太多经典的剧目和角色。成为演员后,他时常会感到焦虑,会和自己较劲,怎么才能演完一部戏而没有遗憾。“特别要命的是,我只要一看自己演的戏,就能很清楚地看到自己身上的问题。”而看到其他演员的作品,会觉得他们是那么的完美,所以杨玏的焦虑简单说就是:如何能让自己变成更好的自己,能够进步得再快一点。“这事可能听起来有点虚假繁荣,但是演员这个工作,首先你得把自己管理得不低于行业标准。”

  谈及理想中的好演员,杨玏一直以人艺的艺术家们为标杆,当找不到方向的时候,看看他们,就能重新调整自己。表演功底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对待工作和生活的态度。他们并没有为自己的职业多加光环,骑自行车上班,一块吃吃喝喝聊生活,对待生活非常淡然。杨玏也喜欢淡然的生活,“有戏拍戏,没戏就好好生活。拍好每一场戏,说好每句台词。在每个工作时刻,让自己有点收获,从对手演员身上学到他们的优点。这是目前为止我作为一个年轻人应该做的。”

  杨玏说,他不会想未来的五年十年,自己希望能成为什么样的人,“三十而立”对他而言,和过往的那些岁月一样,平实而充盈。“地球上有70亿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状态,自己的生活环境。没有什么一定之规,你必须得活成什么样,只要过好每一天,我觉得就好。”

  生活

  人安静下来,需要一个物理过程

  不工作的时候,要是有个一两天空闲,杨玏会先睡个懒觉,然后出去溜达。他是一个爱溜达的人,如果在北京,他会去东单、东四、交道口、鼓楼。如果是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他会在自己住的地方周边探索,随便找一条公交、地铁线路,走到哪儿吃到哪儿。也不用管目的地是哪里,走丢了大不了打车回来。一路上他也不说话,只用耳朵去听,去感受这个城市。

  要是能有个五六天的时间,他会做个短途旅行,到一个没去过的地方吃吃喝喝,找一个地方看看书,一个人待待,这是他让自己安静下来的方式,“人安静下来需要一个物理时间的过程,不是瞬间。”

  时间再长点,做的事情更多,也可以更任性,去更远的地方,感受时差的昼夜颠倒。比如年前那阵子,他有了一段可以自己利用的空当,去了趟纽约,说走就走,一待十几天。他在社交媒体上发过一些旅行时的细碎片段,用图片记录下“一些纽约”的瞬间。那十几天的时间里,他基本上就是看戏,走走逛逛、吃吃喝喝。而他因此意识到,在城市中的穿梭、行走和感受,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

  看电影也是杨玏的一大爱好,除了恐怖片和惊悚片不怎么看,剧情类、人物类、爱情类、喜剧类他都喜欢看。而且他还是一个纪录片爱好者,尤其是社会议题或者政治类。“我看电影还挺杂的,虽然远远比不上电影爱好者们的阅片量,但是我尽量能多看一点就多看一点。”

  采写/记者 刘玮

文章标题: 杨玏 《清平乐》《三十而已》表演难度的两个极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