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古易,鉴人难。这句话贯穿了《古董局中局》的两部始终,正如作者马伯庸所言,世上最难分辨的不过是人心。前不久,《古董局中局》主演夏雨接受新华网记者采访时,也谈起了关于鉴别古董和鉴别人心自己的见解。

  “鉴人其实包含两方面,鉴别他人和鉴别自己,我觉得鉴别自己比鉴别他人更难。”剧中,夏雨饰演的许愿是一位鉴古专家,而鉴古的过程,其实也是许愿回归本性、找到自己的过程,“古,是形而下的器;人心,才是形而上的,是最难鉴的”通过鉴古这件事,找回初心,找到真正的自己,才是这部剧的深层意义。

  拍摄《古董局中局》以前,夏雨对古董古玩并不了解,为了尽快找到感觉,夏雨没事就会去十里河潘家园逛一逛,和商贩们聊聊天,观察他们的言谈举止,甚至会和老板对一件古玩讨价还价摸索感觉,来呈现最真实古董市场的状态。

  《古董局中局2》的播出,还吸引了很多年轻观众对古董古玩鉴别的兴趣。夏雨自己也发现,如今越来越多的90后甚至更小的年轻人也开始喜欢上了古董古玩,但在他看来,盘个核桃珠子、穿着古风服饰,只还是停留在表面,“其实咱们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都在里面呢,如果能从器具等里面看到老祖宗真正想让你看到的东西,这才能体现出它的价值。”

夏雨:比起鉴古,人心才是最难鉴的

  拍《古董局中局》到潘家园找感觉

  新华网:拍摄《古董局中局》前研究学习了很久古董知识吗?

  夏雨:拍《古董1》组里就有古董顾问,我就是跟这些老师学了一些皮毛,包括该怎么拿一个碗、一个罐子,怎么看怎么观察,只是把戏里面能用到的背景的东西学习了下。

  新华网:拍摄这部剧有哪个你觉得意想不到的有意思场景?

  夏雨:拍《古董1》时候里面有个鸿雁香薰,我觉得“哇”!这个东西原来是我们老祖宗发明的!因为我之前在一个魔术大会上看过一个表演,它是个魔术道具,里面的机关就是鸿雁熏香,当时看了魔术之后觉得发明者好聪明,怎么能想到这样的一个机关?结果后来拍《古董》时发现鸿雁熏香这个东西并不是老外发明的,其实在咱们中国一千年前就有的。所以我就觉得这个东西让我觉得很有意思,还是少见多怪了,看到以后才明白,其实很多东西只是因为看得太少了,老祖宗可能那时候都已经有了。

  新华网:你过去对古董有兴趣和深入的研究吗?

  夏雨:过去应该说完全不感兴趣,但是我通过拍这几次跟古董有关的戏,对古董背后的文化还是很感兴趣。因为古董本来就是对古代文化的参考,我们可以通过古董来了解过去。

  新华网:为了快速进入角色,有没有去潘家园等地方逛一逛看一看?

  夏雨:这些都有,去找找感觉。当时拍《寻龙诀》的时候也是跟古董有关系,那时候也会经常去看、去逛,这次也是跟古董有关,所以没事就会去逛一逛,看看这些古董商贩的行为举止,包括他们怎么吆喝,会去跟他们聊聊天,看看他们的状态。(新华网:听说还会跟老板讨价还价来看看他们的反应?)对都会有,因为一切我觉得有可能在戏里涉及到的方方面面,我都希望在生活中看看能不能捕捉到一些。

  新华网:现在拍完了还会去吗?

  夏雨:偶尔也会去,因为这种地方就当逛街也挺好玩儿的,里边卖一些杂七杂八的小玩意儿也挺有意思。

  鉴古的文化价值远大于其经济价值

  新华网:《古董局中局》中有哪个细节是颠覆你过去对古董市场的认知的?

  夏雨:其实过去也没怎么关注,我就是普通吃瓜群众中的一员。大家都在收藏古董,目的是什么?就是升值、能赚钱,可能大家收藏古董考量的都是它的经济价值,但拍摄这部戏以后让我意识到,古董的文化价值才是它对我们人类贡献最大的作用,也就是我们为什么去研究古董,肯定不是说要拿它去赚钱,其实是为了了解古时候、了解古人、了解过去以古鉴今,这个才是它的主要目的。

  新华网:怎样理解剧中“鉴古易,鉴人难”这句话?

  夏雨:这是非常好的一句话。我觉得“鉴古易,鉴人难”主要是鉴人,因为鉴人其实包含了两方面,一个是鉴别他人、一个是鉴别自己,我觉得鉴别自己可能比鉴别他人更难,这一点在《古董2》的许愿身上也有特别好的体现。

  因为许愿他是一个鉴古高手,最后还是回归本性,其实他也是对自己的一个鉴定。在这个过程里面,他真正的找到了一个真实的自己,所以他才能取胜。人是多变的,关键的是用器具的人和怎么对待器具的人心是最难鉴的,因为人心是形而上,所以形而上其实是最难鉴的,所以我觉得这句话它有很多的意思在里面。

  总而言之,也是希望大家通过鉴古这件事能够真正的找到自己。

  新华网:这部剧像悬丝诊脉、隔空断金、煮浸法、火沁法、钧瓷笔洗这些对于很多观众来都是比较吸睛的名场面,哪段戏给你印象最深?

  夏雨:在过去鉴宝行业里面真的有这个名词,就像金庸的武侠小说里边的各种招数,可能是有这个名儿,但是有这个名儿是不是这么使的呢?不一定。当然拍戏是为了能够让大家在各种感官上、心理上都能够得到一些满足,所以《古董1》的时候就用了一些比较玄乎的手段、拍摄方式来诠释鉴别古董的这些手法,我觉得也这些挺有意思。到了《古董2》导演就把这种比较玄的鉴古手法,更加返璞归真、接地气、更现实的表达,所以我觉得各有各的好,见仁见智。

  借“鉴古”找到自我是这部剧的真正意义

  新华网:古董相对而言还是比较小众的一个领域,希望通过《古董局中局》向大众传播哪些方面的文化知识?

  夏雨:其实这个戏对公众普及的知识是特别多的,从头到尾都在普及各种的古董知识,它确实是很小众的,可能对古董有兴趣的人会对古董知识更感兴趣,如果对古董不感兴趣的人,可能就不会对古董知识那么的感兴趣。

  但是我觉得其实是马老师这本书写得好,他只是用古董来打一个比方,看的其实你怎么鉴人,是跟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息息相关的。所以如果大家能够在这个戏里面看到鉴人这个环节,也能借此找到自我,这个戏它就起到应该起的作用了。

  新华网:希望年轻人能从《古董局中局》中有怎样的收获?

  夏雨:其实我也是年轻人(笑),首先我已经从这里边收获了很多,但我不是“他”,我也不能变成其他人,我没有办法说我想给你们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因为同样一本书、同样一个电视剧,每个人看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的经历不同,他get到的点也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只能说我们尽心尽力的拍了这么一部戏,希望大家喜欢。

  当然看是第一步,看完以后,每个人如果能在里面,感受到一些东西,我觉得我们的工作也就没白做,没感受到我觉得也挺好,就看一点,如果不喜欢看弃剧了,那也没办法,没准再过两年回头再看,可能就能看到些新的东西。

  其实我就是这样,一些戏或者一些书年轻的时候看觉得好无聊,没什么劲,也不知道在说什么,等到有了一定的人生阅历的时候,再反过来看,发现不一样,能get到的东西更多。其实大家如果现在在里面没有感受到,或者没有吸取到什么你想要的也别着急,等过个一两年、两三年、三四年、七八年、十来年再回头来看也行。

  新华网:你是否会发现现在古董、鉴宝行当中,多了很多年轻人?

  夏雨:现在穿汉服的也特别多,然后回头穿唐装了,就是穿包括挂珠子挂链子、盘核桃的,我觉得现在好多都是90后可能还有更年轻的,当时我都有点奇怪,为什么他们会喜欢?但喜欢自有他的道理,我也觉得其实你挂个珠子、核桃或者穿个什么衣服,这其实都是比较表面的东西,咱们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都在里边,也就是说这些东西它只是作为传道的器具,就像古董一样,它只是作为一个传道的器具,作为一个器具,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如果你能够从器具里面看到,我们老祖宗真正想让你看到的东西,它才能体现出它的价值。(文/杨 光)

文章标题: 夏雨:比起鉴古,人心才是最难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