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阅读

  河北巨鹿县自2016年8月起,开始试点失能人员长期护理保险。参保的失能老人越来越多地享受到机构护理和上门护理服务,而且缴费低、报销额度高,经济负担小。从全县范围看,由于长护险的拉动作用,专业养老护理机构大幅增加,促使医疗资源得到更为合理的配置,实现了医院、养老机构、医保多方共赢。

  家有失能老人,是一个家庭的痛。随着家庭结构日益小型化,尤其在广大农村地区,一些失能、半失能的老人照料难的问题愈发凸显。

  据了解,失能和半失能老年人数量已超过4000万,对健康服务的需求十分迫切。

  河北巨鹿县自2016年8月起,开始试点失能人员长期护理保险制度。通过不断完善覆盖县、乡、村的医养结合体系,刺激培育市场化养老服务机构,依托长护险为失能老人搭建了幸福港湾,实现了医院、养老机构、医保多方共赢。

  医养机构专业

  上门护理方便

  巨鹿县福缘居老年医养中心,这是一家依托于县医院医疗资源建立起来的医养结合机构,也是长护险的定点单位之一。

  81岁的单身老人王会敏,正笑盈盈地坐在轮椅上,等着接受服务。

  “奶奶,天冷嘞,今天咱们泡泡脚,给您剪剪指甲啊!”养老护理员刘兰芳一面说着,一面蹲下身去,将老人的脚慢慢放进装有中药包的泡脚盆中,用手帮老人揉搓脚,待热水把指甲泡软后,为她逐个修剪脚趾甲。

  “照顾得好着嘞,就跟自家闺女似的!”王会敏早年在县五金公司上班,缴纳城镇职工医保。几年前,因脑血管病、糖尿病、高血压等病情加重,导致全身瘫痪。住进医养中心后,不仅有人督促她按时吃药,享受24小时医疗看护,还有专门的康复计划。

  “刚来的时候她只能卧床,后来经过康复,慢慢能翻身,能坐了。”福缘居老年医养中心主任田月芬说。

  在乡村地区,参保长护险的失能老人也开始越来越多地享受机构护理服务。在小吕寨镇养护中心,67岁的村民李现国因脑溢血导致重度失能,就住进了这家乡镇级的医养机构,接受专业护理。

  目前,巨鹿县长护险的定点医养机构已达15家,分为县、乡、村三种等级。正在申报定点单位的医养机构,也在不断增加中。

  在张王疃乡武窑村,71岁的村民尹之栋尽管右侧肢体偏瘫,重度失能,每当需要专业护理,如更换尿管时,瘦弱的老伴就得送他去医院,大费周折。

  巨鹿县在2016年试水长护险机构护理后,于2018年启动了长护险居家护理服务。由当地市场化医养服务公司的医生、护士、护理员等组成小分队,每月提供4至8次上门护理服务,包含压疮预防与护理、更换尿管胃管等10项医疗护理和助浴、理发等8项生活照料服务。

  “真是帮了大忙了,感觉轻松太多了”,尹之栋的老伴说。目前,巨鹿县已培育出2家市场化医养服务公司,130余名护理员随时提供上门服务。

  实行风险共担

  按照星级定价

  然而,接受专业的护理服务,老人们最在意的就是费用问题。

  在入住福缘居医养中心时,王会敏属于“重度失能”,护理费用为每月3600元,而她的退休工资每月仅有约3000元,这让她最初不免有些犹豫。

  而长期护理险的作用就是为群众“减负”,减轻经济负担。

  据巨鹿县医保局医保中心主任孙玲爽介绍,首先,长护险在筹资标准上,费用并不高,每人每年50元。其中,城镇职工,个人负担仅10元,财政10元,医保基金统筹30元;城乡居民,个人负担3元,财政3元,福彩公益金4元,医保基金统筹40元;城乡低保、五保、重度残疾、贫困户等,个人部分由政府全额资助。

  “参保人因年老、疾病、伤残等导致生活不能自理,病情基本稳定,已达到或预期达到6个月以上,经专业人员鉴定后,即可享受护理保险待遇”,孙玲爽说。

  在经办方式上,巨鹿县探索实施了“共保联办”模式,引入商业保险公司人保财险巨鹿支公司作为承办方,医保局负责情况调研、政策制定与调整等,保险公司具体参与经办、服务质量随访、信息化建设、联系专家进行失能鉴定等等。

  “在弥补政府经办人员不足的同时,建立风险共担机制”,巨鹿县医保局局长王振博说。

  在定价上,巨鹿县对于长护险定点服务机构实施“三级”星级管理办法。例如,在县一级,三星定点机构,重度失能的定额标准为120元/床/日,中度失能60元/床/日;二星机构则为110元/床/日和60元/床/日;一星机构为100元/床/日和50元/床/日。乡级和村级的三个星级标准,在县一级的基础上递减。最终报销比例均为定额标准的65%。

  “每月护理费用3600元,我自己只用承担1260元,一下子没啥负担了!”王会敏说。

  对于长护险的居家护理服务,巨鹿县实施“定额包干”管理办法,按照每天20元标准,一个月提供600元服务,报销比例为85%,个人只需负担90元。

  据王振博介绍,自2016年试点长护险以来,基金运行平稳,全县共38万群众参保,目前已共计减负2235万元。

  医院“压床”变少

  医保使用优化

  接受长护险专业护理的失能老人,除了为家属解除后顾之忧外,老人本身的健康状况有什么改善呢?

  在福缘居医养中心,主任田月芬曾做过跟踪调查。“这些选作观察对象的老人都患有严重的脑血管病、糖尿病、高血压等慢性病,早先年均发病住院五六次,如今通过按时服药、精细护理、小病预防等,有的1年发病住院1至2次,有的不发病。重复住院率明显降低。”田月芬说。

  由于护理成效明显,费用负担减轻,福缘居如今93张医养床位很受欢迎,“预约的已有百来人”。该中心一栋能够提供300张医养床位的新大楼正在建设中。

  不仅仅是福缘居,从全县范围看,由于长护险的拉动作用,专业养老护理机构队伍正成长壮大起来。早年,由于费用和观念原因,县域内或乡村的养老机构入住率很低,大多难以为继,靠政府补贴勉强维持。

  “而在实施长护险后,全县成规模的医养结合机构,从2016年前的三四家,增加到现在的30多家,护理人员从百余人增加至千余人。”巨鹿县卫健局副局长张建一说。

  养老护理机构的增加,改变了一些老人长期“住院疗养”的想法。“这些患慢性病的失能老人,每次发病住院少则一两个月,多则超过半年。治疗结束后,也不愿走。实际上后续临床治疗意义已经不大,但回去家属又无法护理,所以干脆长期住院,造成‘压床’,导致真正需要住院的病人可能缺乏床位。”巨鹿县医院质量控制办公室主任高迎娟说,“如今,‘压床’现象减少了,床位周转率提升了,医疗资源得以优化配置。”

  王振博表示,住院疗养现象的减少,也压缩了医保资金的支出,提高了医保基金的使用效率。

  从2016年8月至今,巨鹿县长护险的探索实施正不断走向纵深。巨鹿县委书记孙保祥介绍,在2020年,全县已启动标准化建设,建立了更加详细的服务流程,完善服务项目,使得整个养老护理服务体系“有据可依”。

  与此同时,“2020年初,巨鹿县已启用全新搭建的长期护理保险智慧医养服务平台”,孙保祥说,“通过数据的及时上传,对于机构护理和居家护理的服务人员,实现精准管理和考核,以进一步提升服务质量和护理效果”。(记者 史自强)

文章标题: 失能老人照料难 巨鹿试点长护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