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北京8月14日电(全球热点)阿联酋与以色列“牵手” 谁是最大受益者

  新华社记者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外交部13日发表声明说,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天进行三方通话后达成协议,同意阿联酋与以色列实现关系全面正常化。

  如果阿以正式建交,阿联酋将成为与以色列建交的首个海湾国家。分析人士指出,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达成的和平协议对于促进地区和平稳定的意义有限,而特朗普有可能是协议的最大受益者。

  【新闻事实】

  三方联合发表的声明说,阿以两国将在未来数周签署协议,涉及投资、旅游、直航、安全、互设使馆等。声明说,应特朗普“要求”和在阿联酋支持下,以色列将暂停对美国“中东和平新计划”中提及的区域“实施主权”,将集中精力拓展与其他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的关系。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当天发表声明“强烈拒绝和谴责”这一协议,认为它是对“巴勒斯坦人民的侵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也对协议予以谴责,认为它“鼓励占领者继续剥夺巴勒斯坦人民的权利”,“削弱了(阿拉伯世界)抵抗力”。

  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协议是一个“巨大突破”。他在白宫对媒体说,以色列和阿联酋未来几周将在白宫正式签署协议。

  美国主流媒体随后纷纷发文表示,以色列和阿联酋建交对特朗普来说是外交上的胜利。《华盛顿邮报》在报道中说,特朗普从上任初期就将推出中东和平计划作为其外交政策的一个支柱,虽然以色列与阿联酋建交不足以兑现特朗普对中东和平的承诺,但这仍然是他竞选道路的重要一步。《纽约时报》认为,以色列与阿联酋建交,对特朗普在国内选情因疫情和经济受挫时是一个急需的利好突破。

  【深度分析】

  中国中东问题前特使吴思科表示,以色列与阿联酋在地缘政治和经济科技方面的合作诉求促使双方达成和平条约。以色列多年来一直试图把地区矛盾转向伊朗,而海湾国家把伊朗近几年在地区内影响力的增长看成是一种威胁。此外,特朗普政府也希望把伊朗打造成地区极端势力的总代表。三方由此组成了共同对抗伊朗的阵线。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孙成昊认为,美国在背后发挥了“穿针引线”的作用。他说,在美国国内,特朗普目前在各项主流民调中支持率都落后于前副总统拜登,加上疫情难以遏制、经济形势不景气,特朗普方面亟须一些政策亮点提振信心。美国执政当局如此高调渲染这一协议的意义,也是出于拉抬选情考虑。而在国际上,美国将继续整合中东地区反对伊朗的盟友网络,打压伊朗、扶持以色列一直是特朗普政府中东政策的主线之一。

  孙成昊说,美国也希望能够整合特殊盟友以色列与美国阿拉伯盟友的关系,因此将双方共同的敌人伊朗作为捏合中东盟友关系的抓手。

  孙成昊认为,巴勒斯坦方面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阿以建交会导致示范效应,忧虑会遭到阿拉伯世界的“背叛”。但他同时指出,此次建交的示范意义有限。尽管阿联酋也是美国在中东的盟友,但阿联酋的地缘政治影响力有限,更重要的还是沙特阿拉伯和埃及。

  吴思科也表示,和平协议看似迈出了一步,但难以起到推动巴勒斯坦问题解决的积极作用,巴勒斯坦有被淡化和边缘化的趋势,其处境将变得更困难。

  【即时评论】

  在美国的斡旋下,阿联酋与以色列“牵手”的背后实际上是地区利益驱动,三方都有自己的“小算盘”,而该“历史性外交突破”是否真的能为地区和平稳定发展带来“巨大突破”仍需要打个问号。

  【背景链接】

  今年4月,以色列利库德集团和蓝白党签署联合政府协议。根据该协议,以色列将从7月1日开始在美国所谓的“中东和平新计划”下推进对约旦河谷和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实施主权”,所涉土地面积约占约旦河西岸地区的30%。这一计划遭到联合国、欧盟、阿拉伯国家等普遍反对。6月30日,内塔尼亚胡暗示,以色列可能不会如期实施这一吞并计划。

  目前,在中东地区,以色列仅与埃及和约旦有外交关系。(记者:陈文仙、尚昊、刘品然、冯玉婧;编辑:马晓燕)(相关图文视频融合报道请关注“新华国际头条”微信公众号)

文章标题: 阿联酋与以色列“牵手” 谁是最大受益者